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16裙摆(h)(1 / 2)





  既然被苏清歌发现了,那就没必要再避而不言。

  倪棠决定和她谈谈——

  习惯性的握住女友的手,苏清歌朝她温柔地微笑道:“怎么了,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?”

  “苏清歌,”彼此贴合的手心传来干燥的温度,倪棠望向对方,“你有没有觉得我哪里不一样了?”

  没想到突然间被叫出全名,眼眸不禁颤了下,苏清歌表面上仍维持着柔和的表情,小小地试探性的开口道:“嗯,你今天的头发很漂亮。”

  ?

  “……不是这个。”

  “那换了洗发水么,难怪味道也很好闻。”立即出声补救道,苏清歌边觑着她的神色,边谨慎地继续说下去,“衣服也好看,是刚出的新款吧……”

  “都不是啦——”如果不拦着对方,恐怕要被从头猜到脚了,倪棠只能打断她,“我要说的不是这些方面。”

  “你难道没觉得我越来越娇气了?”

  稍微怔了下,苏清歌不禁有些被逗笑了,“没觉得呀,有人和你说了什么吗?”

  “没有,是我自己这么觉得的。”不太清楚该怎么去表述,但她的确觉得这样很奇怪,“你没发现么?”

  对方则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  算了,如果是范妍希的话,肯定知道她在说什么。

  但范妍希已经明确地和她讲过,不想听任何关于恋爱的事情……

  “棠棠。”伸手抚住她的手掌,苏清歌柔声唤回她的注意力,“今天我妈不在家,你愿意留下来……陪我吗?”

  “可以啊。”倪棠想都没想就同意了,“不过还有换洗的衣服……”

  “不用,我这边有。”轻描淡写地带了过去,苏清歌依旧唇角弯弯,“都是干净的。”

  *

  令倪棠没想到的是,苏清歌所说的多余的睡衣,竟然是点缀着繁琐的蕾丝和飘带的公主裙,连内裤都是配套的。

  太神奇了,她在小学汇演后,就再没穿过这种公主裙了。

  特意踮起脚尖转了一圈,轻飘飘的裙摆也随之飘散开来,就像是水母的裙带。而已经洗漱好的苏清歌站在门口,唇边含笑地看向她。

  轻盈地跃过地毯,倪棠快快乐乐地扑向女友的怀抱,“你怎么没穿公主裙呀?”

  稳稳地接住她,苏清歌低下头,蹭了蹭她的额头,“家里只有这一条。”

  那她岂不是抢了对方最喜欢的小裙子?

  不过说起来,在没交往之前,她对苏清歌的印象停留在优等生之类的方向。对方基本上坐在窗户旁边的位置,每次从走廊上路过时,都能看到她低着头在草稿纸上写着什么。

  偶尔会察觉到她的目光,然后朝她礼貌地微笑示意。

  ——本该仅此而已。

  她只是见到皎洁无方的月亮,觉得好玩,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月光。

  而现在,月亮正在亲吻她的胸口。

  睡裙胸前的束带被无声解开了,大片大片的肌肤显露了出来,随即便被对方翻过来覆过去地含吻亲舔着。总感觉女友今天似乎有点不同,心里莫名有些难为情。

  倪棠想把她稍微推开点,手指刚刚挨上苏清歌的肩膀,绵软的乳肉就被直接含住了,心跳的节奏顿时被打乱了。

  苏清歌托起她的胸乳,含混着热气的吐息尽数喷洒在胸前,张口含咬住小巧的蓓蕾,些许的乳肉从指缝间溢出,又被重新握住,反复揉捏着绵软的软肉。

  湿热的舌尖继而卷住顶端,轻轻地吸吮了下后,将它吸啜得渐渐翘立了起来,才稍微放轻力度,舌头上的颗粒顺势刮过乳尖,再完完整整地碾磨舔舐。

  专注地亲吻舔咬着她的胸乳,柔顺的发丝也在蹭着胸前的肌肤,细微的痒意仿佛钻进骨髓里。

  她忍不住挺起腰来,将更多的送进对方的口中。